融资千万美元难逃“倒闭”厄运最终收购崩盘让我的创业成为笑话

2017-10-01 20:33

  猎云君:本文的作者David Hyman是AR视频应用Blin.gy的创始人兼CEO,也是前任Beats Music CEO。本月19日,公司宣布因收购崩盘倒闭。猎云网此前曾报道过相关信息——Blin.gy:让你在明星MV里“旋转跳跃闭上眼”;Blin.gy因收购崩盘宣布关闭,曾融资超千万美元。

  AR视频应用Blin.gy在此前的几个月中获得了超过百万的下载量,不过我猜如果你的年龄不在10-13岁之间的话,你大概没有听说过它。而现在即便你知道了它,你也下载不了了,因为我的公司倒闭了。

  我们尽最大的努力来将Chosen做好,并一度与Ellen DeGeneres建立营销合作,在她的节目上宣传这款应用,Ellen也拿到了公司的部分股权。由此,我们获得了大量的用户数据,这些数据让我们对这款App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们最先认识到的就是,应用中作为“表演者”的用户的留存量,远远超过了“观众”或是“评委”。Chosen与SnapChat、Musical.ly等应用程序一样,都依靠用户的表现欲来推动,我们都希望用户能够把自己的应用作为表现和分享的工具。

  即便如此,我依然主张将观众变为评委的概念,试图打破至上的。这样的主张比试图弄清如何完善Chosen,使它更适合表演者要来得的多。

  第一,在你放弃任何一部分股权或为大规模用户漏斗买单之前,请确保你已经构建了一个高留存量的应用程序。否则,即便你的应用再优秀,也无法下去。

  第二,尽快破解留存率的规律。购买尽可能少的用户数据以获得最低的必要数据,以达到统计学意义,来预测未来的绩效指标。

  第三,对于与名人合作或与潜在的大型经销商谈论社交活动的交易要更加谨慎小心。虽然这些交易对于品牌建设者而言比直接营销人员推广用户安装应用的效果更好,但是名人或合作伙伴的名气越大,每个者的转换率就越差。

  基于设想,我们改善了这款工具,构思出了一堆AR风格的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均利用了面部检测和技术,类似于Faceu、B612,在拍摄过程中加入动态贴纸。应用能够根据视频的内容动态,对相关技术进行优化排列并组合在一起,实现绿屏特效,将幻想与现实相结合。我们认为,有区别地将现实重叠在幻想之上是相当新颖的做法。

  我们的目的是将用户实时叠加到他们所选择的背景上。毫无疑问,没有绿屏的辅助,这项功能的实现常困难的。相较于那些只需识别用户五官的面部变形应用,我们则需要在没有绿屏的情况下检测用户身体的边缘。

  应用的雏形很快就诞生了,但让应用良好地运行常困难的。团队耗费了数月时间来完善,而当我让女儿们试用时,却得到了一致的反馈——这不够好。使用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个中间步骤——用户只有站在一面纯色墙壁前,才能与背景很好地区分开来,这也是在视频中获得良好效果的唯一途径。

  在预发布Blin.gy时,我认识到不是所有事都能按计划进行,至少需要预留两倍的时间。毕竟你的工程师不是拼命三郎,也无法以两倍的速度工作,又考虑到产品进入市场以及迭代所需的时间,切勿冒然推进。

  在发布前,我们的工程师在机器学习方面有了新突破,利用谷歌的Tensorflow来训练AI引擎。我们把孩子们带到绿屏前来教育我们的算法,并且我们开发了一款轻量级的推理引擎,可以在手机上与图形处理器配合使用。我们需要几个星期或是几个月的时间进行优化,但是我们最终没有跑赢时间。因此我们不得不使用之前提到的尴尬的中间步骤来支持应用的运作。

  我们迫切地希望看到极高的留存率,以及日活量的增长,最好是在不消耗成本的前提下,以此显示产品的病毒和粘性。所以我们与Musical.ly的达人合作,他们同意创建“blin.gies”,并将其上传到Musical.ly,与数百万的粉丝分享。

  这奏效了!我们获得了超百万的下载量,每个用户只需支付0.01美元不到的下载费用。相较于Instagram和YouTube的达人,Musical.ly的达人的影响力绝对是被低估的。考虑到Musical.ly不允许嵌入外部链接,如应用商店的链接,因此在看到大量带有blin.gies水印的视频后,人们的好奇心开始膨胀,我们实现了跨越式的安装,其量惊人。

  用户量确实上涨了,但我们很快便遇到了麻烦。临时的背景检测功能自然无法满足用户的期望值,许多用户认为视频的质量不够好,这自然对我们的用户留存率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希望看到40%的一日回报,但实际数据只接近25%。

  我们参加了18次风险投资会议,每次都竭尽全力。而每次的反馈都惊人地相似:“技术和愿景确实相当卓越,但你们要如何把它们变为平台?”

  一遍又一遍,就好像这些VC用着同一个大脑。我们反驳道:“Instagram和Musical.ly也是从工具发展成平台的。”但他们说:“但绝大多数工具并未如此,Instagram和Musical.ly只是个例。那你们呢?”而我们也无法给出让他们信服的答案。

  到最后,我们只剩下一个痛苦的选择——卖技术和(或)团队。我们只期望能够收回成本。因此,我们重建了销售模型,将这18个VC视为潜在的收购方。

  我们不断被告知我们将被收购,我的工程师们耗费了一周进行了紧张的谈判,我和我的团队参加了超过20次的会议,与潜在的收购方会面,所有迹象都表明我们将被收购。我们沉浸在即将到来的胜利气氛中,试图保持冷静,但无法自拔。我甚至告知我在特拉维夫的团队,不要开始寻找在的住处。与此同时,我忍不住开始做起了白日梦。

  但一周后,这些资方仅发了一封相当随意的邮件,甚至没做出任何解释。谈判破裂了……

  而现在,银行里的现金只够用两周,不过用于裁员和遣散费倒是刚刚好。尘埃落定,我们完了。

  首先,将期望值定在可控范围内,不要被其冲昏了头脑。过低或过高的期望值都容易使自己受伤。听过这样一句话吗——钱只有到了你的账户里才能。不过,我甚至遇到一个资方已经把钱打到账上了,最终撤资的情况。

  其次,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所选择的道,这样,在弹尽粮绝时,你还能奋力一搏。其中的艰辛不必多说,直到现在,我依然后悔当初没有坚定我的,走到最后。

  一披荆斩棘自然不易,即便没有登上顶峰,而这期间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我们站在更高的层次,以更新的视角和更清晰的思维去看待自己的失败。有失必有得,有时,失败的痛苦能够激励自己接受下一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