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才能像读小说一样去看影视?

2017-11-18 13:06

  原标题:旁观娱乐 什么时候才能像读小说一样去看影视?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非常低产,在英语电影圈里都不能算是盛名大家,但是他2011年的作品、改编自约翰勒卡雷同名

  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非常低产,在英语电影圈里都不能算是盛名大家,但是他2011年的作品、改编自约翰勒卡雷同名间谍小说的《锅匠、裁缝、士兵和间谍》却是众多影迷的心头好。眼看10月他的新作《雪人》即将公映,同样改编自畅销小说,从放出的几支预告片和华丽的选角阵容可以想见,这也将会是一部口碑之作。

  《雪人》原作是挪威推理小说新贵尤奈斯博,他身兼金融白领、摇滚歌手和畅销书天王三重身份,小说本身的质量也非常好。七本“哈利霍勒警监”系列中,《雪人》是最先被搬上银幕、等待观众检验的一部,但是其他作品《猎豹》和《》等,甚至在文本上比《雪人》还要出色,这样一部电影,无论是对通俗文学阅读者还是影迷,都是一种舒心的等待。而在国内,虽然也有零零星星的畅销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但并未形成风气和产业规范,甚至文学与电影之间的价值关联已经越来越少被人提起。

  在遍地黄金的影视产业中,一方面人人都喊着编剧奇缺,甚至据说某几部热播剧已经开机了,十几集的剧本仍空缺;另一方面,编剧的声音却非常微弱。在我们的目力范围之内,仍然只能看到各种网文IP被一部接一部搬上大小屏幕,古装玄幻穿越剧莫名其妙地火了或者糊了,赞美混杂着口水,观众一拥而上又一哄而散,就像海啸后的沙滩,一片狼藉。前些日子,网文作家互相吵架,一些人另一些人抄袭,但细究网络文学的生产链条,就会知道所谓的借鉴、写老梗和抄袭之间根本无法界限,最为常用的“调色盘”鉴别法在法律上不被认可,只能用来打战,这就自动淘汰了一批对互联网风向使用不顺手的作者。

  为了影视作品受众的年龄,影视公司的文学策划和创意部门也逐渐低龄化,从他们的阅读口味来看,要想被青睐,改编成影视剧的题材,最佳选择是大热IP,而要想成为大热IP,必须先在网文界火起来。网文读者的水平和追文阅读的形式决定了细细铺垫是不行的,要迅速制造冲突,迭起、短兵相接,要狗血、要虐心、要甜宠,至于文学价值和人物塑造,往后放吧。视频网剧平台上风云变幻,无法预判什么样的剧突然能爆火,然后是亦步亦趋的复制,然后再淘汰。

  而网文大IP改编成影视剧之后,吵得最激烈的,并不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如何,而是抄袭,难看不难看已经没人在乎,反正都一样难看,原作是不是抄袭才是原罪。主导作品发展方向的编剧集体失声,看不到他们的人文思考和关怀,他们也自动自觉成为了这个产业链条上的一环,沉默接受任务、完成任务然后更加沉默地得利。

  同样的情况也在日本的影视界出现,近几年日剧和日影都有严重的质量滑坡,跟大量漫改影视视野有关。跟国内网文IP的情况类似,漫改作品的低龄化、粉红化和宅化,严重削弱了思考性和社会性,文学作品生产不足,原创剧产出下降,不得不用影视化相对更加省力的漫改或干脆翻拍旧作来填充需求,这也是日本和评论界一直担心和的。

  回到我们当下的现实里,那些质量却十分热闹的作品背后,还体现着资本的强大力量,市场规律,缺乏。资本操盘之下的文化产品市场最终只能不断生产这一类浮夸的产品,观众的胃口就是这样逐渐被和,直到他们对此彻底厌弃。